据办案机关介绍,何某坤是无业人员,其用1年1万港元的费用在香港注册了一家“空壳”公司。此后,他对外宣称自己是香港一家大公司的“富商”,不仅可以收购房地产楼盘,还可以为一些急需发展的企业投入资金。珠三角的企业老板就是被他的光鲜外表所迷惑,争相与拿着闪亮名片的何某坤接触。

  16日,何某坤、何某开、林某成等19人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他们是近年来广东公安机关侦破的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设赌诈骗案件中的案犯。庭审透露,被诱入赌局的多是来自珠三角的老板,其中,有老板一次“输”了港币2300万元。

  由于被告人众多,当天佛山中院启用了该院最庭,被告人的辩护人就达20多人。

  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至2013年,何某坤、何某开、林某成等人以中间人为桥梁,以合作项目等为借口接近多名被害人,多次邀约被害人吃喝玩乐,在取得被害人信任后,设立虚假赌局诈骗被害人财物,实际作案10起,骗取财物共计人民币1690.5万元、港币30万元。

  其中,有三名被害人发现赌局有诈,拒绝支付“赌债”人民币3600万元、美元10万元。

  起诉书显示,上当受骗的人中少则“输”了几十万,多则上千万。“输”得最多的是一名苏姓老板,一次“输”了港币2300万元,但事后他觉醒自己陷入骗局,拒绝付款;另外一位陆姓老板则没有那么幸运,“输”了人民币1130万元后,想方设法筹到1007万元给了何某坤。

  办案机关曾透露,十多名受骗者多是来自广州、江门、中山、东莞、佛山等珠三角城市的老板,有老板“输”钱后为还赌债去卖地、卖厂以致破产,甚至还有一名老板输得去跳楼。

  起诉书显示,何某坤58岁,仅有高中文化;何某开比何某坤小4岁,读了初中;而林某成则是南海罗村人,仅有小学文化。

  据办案机关介绍,何某坤是无业人员,其用1年1万港元的费用在香港注册了一家“空壳”公司。此后,他对外宣称自己是香港一家大公司的“富商”,不仅可以收购房地产楼盘,还可以为一些急需发展的企业投入资金。珠三角的企业老板就是被他的光鲜外表所迷惑,争相与拿着闪亮名片的何某坤接触。

  据介绍,何某坤以及他的同伙会首先物色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作案对象(主要是做实业的老板),根据作案对象所做生意的范围和需求,扮演与之相关的各种角色(主要是扮演香港、澳门或新加坡等地的“大老板”),以洽谈投资、合作经营为名与他们建立联系。

  “他们出手阔绰,天天山珍海味地宴请老板们。一般2到3个月后,这些老板们就会丧失判断力,对何某坤的香港‘富商’身份确信无疑。而此时的何某坤则会在恰当的时机提议赌博……”办案机关透露。

  在赌局中,何某坤他们会安排团伙其他成员假扮赌局参与人陪同赌博,“枪手”们会在赌局中“出千”,老板们便会“输”得大出血。

  这起诈骗案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多起犯罪事实案发在境外赌场,在检方指控的10宗犯罪事实中有6宗发生在柬埔寨皇冠酒店,1宗发生在澳门英皇酒店,其余均在佛山南海。

  16日,法庭仅对起诉书指控的第9、第10宗,也就是林某成主要参与的两宗犯罪事实,进行了审理。不过,从庭审内容中,大约能看出他们去境外赌博的作案手法。

  据检方指控,2013年年初,林某成伙同欧某成、白某才、邓某康、卢某均等人以建设厂房为由,先后接近两个包工头,后又以大老板在柬埔寨无法回国为由,要求被害人前往柬埔寨商谈合同,待将被害人诱骗至柬埔寨后,再设赌局使被害人输钱。

  据指控,林某成等人以承包工厂建设为名,骗被害人陈某柱前往柬埔寨洽谈,其间引诱陈某柱至柬埔寨皇冠酒店赌博,致使陈某柱“输”了10万美元,但事后被其发现被骗,拒绝付款。

  使用同一手法被骗的还有另一被害人陈某华,他被骗了18万美元,后通过银行转账人民币50万元至被告人林某成掌控的账户。事后,欧某成、白某才、邓某康均分得数额不等的“水钱”。

  庭审中,林某成称自己认识何某坤,但并未具体谈及他与何国坤是什么关系,也未谈及他是否是何某坤的同伙。

  何某坤等14名犯罪嫌疑人将在今日及往后几日继续受审,案件庭审预计需要5天。

  究竟何某坤是如何精心筹备骗局的,一些老板输了钱后是怎样与他们交涉的?这将是整个庭审的“重头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