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显示,82家受访机构的平均预期得分为77.77,低于此前两年,这与当前严监管环境下的市场预期一致。普华永道预计今年SARMRA的平均监管评分虽较之去年难有上升空间,但这并不代表行业的风险管理能力没有提升。

  今年是普华永道连续第三年进行保险公司偿二代支柱暨风险管理调查,考虑到今年3月原保监会发布《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监管规则》,今年其调查新增加了资产负债管理相关内容。

  报告显示,多数受访机构反馈,已按照监管要求搭建了资产负债管理框架。但是保险行业资产负债管理仍处在较初级水平,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评估与量化评估的行业平均预期得分均在70分以下,分别为66.5分和68.9分。

  同时,SARMRA与资产负债管理监管规则下的制度与流程有一定重合,在得到的反馈中,35%受访机构认为二者相似度超过50%。普华永道认为,公司在建立制度体系时,应尽量进行统筹和协同。

  不过来自险企的反馈显示,这两方面工作的整合很有挑战,如何整合风险管理与资产负债管理工作,最大限度减少管理成本对公司是个考验。另一家险企也表示,公司在全面风险管理和资产负债管理的制度和流程进行整合、合理缩减流程环节和提升工作效率方面存在挑战。

  而与2016年和2017年的调研结果反映一致,风险管理和资产负债管理专业人才的缺乏仍然是制约保险公司开展相关工作的重大因素,今年风险管理人员配备尽管有所增加,但是行业内风险管理专业人员的经验/资历积累很难在短时间内有明显提升。报告认为,随着保险行业的高速发展和外部环境的复杂变化,该制约因素的不利影响在一定时期内持续存在。

  保险公司全面风险管理和资产负债管理现阶段主要挑战还包括,公司高层对风险管理和资产负债管理的价值认识不足;各部门的协同效应不理想,难以充分发挥价值;风险管理与资产负债管理的方法/工具的落地及应用存在不足。

  另外,85%的受访机构认为银监会与保监会合并将导致监管机构、监管思路和监管风格的变化存在不确定性,并使监管规则、执行标准和处罚力度趋于严格,将对风险管理和资产负债管理工作带来巨大影响。

  关于风险管理与资产负债管理建设薄弱部分,受访保险机构普遍认为“资产负债管理模型与工具”与“风险管理目标与工具”是最薄弱的部分;而在子类风险管理领域中,流动性风险超过操作风险,成为今年受访机构第二大薄弱的领域。

  报告显示,投资风险管理依旧被认为是子类风险管理第一大薄弱领域,有37%的受访险企选择了该项;其次是流动性风险(30%),第三是操作风险(16%),随后是保险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等。而在2017年,险企认为第二大薄弱的是操作风险管理,流动性风险管理为第三大薄弱领域。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认为,流动性风险管理成为第二薄弱的子风险领域,反映出保险行业对现阶段面临的主要风险的担忧。尤其是“134号文”实施以来,此前冲量的中短存续期产品规模逐渐压缩,对前期此类业务占比较高的公司的流动性产生较大压力。所以,行业今年对这一风险的关注呈明显上升趋势。

  周瑾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行业在整体进行业务转型、结构调整的背景下,短期内流动性承压会较大,未来行业回归保障,业务结构调整逐步到位,长期业务增多,会利于寿险公司的流动性管理。对于单个公司而言,流动性风险与业务结构、产品结构、周期等都有关系,因此总体上,流动性风险是需要行业长期关注、长期管理的一种风险。

  报告显示,保险公司的资本规划工作总体仍处于初级阶段,与往年相比均无明显变化。半数机构只建立了简化的资本规划方法和工具,约25%机构可通过情景预测等模型方法开展系统化资本规划,只有不到两成机构将资本规划应用于业务决策、资产配置、风险偏好与限额制定等工作中,仍有约20%尚未开展资本规划相关工作。

  其中,中小型、小型保险公司中尚未展开资本规划相关工作的占比明显高于中型、大型保险公司。普华永道认为,当前中国保险市场,尤其中小型、小型保险公司资本约束机制仍有待加强。

  周瑾表示,偿二代的一个核心监管理念就是将资本作为一个约束条件,通过资本来约束风险冲动辑。而资本规划可以理解为风险预算或者风险规划,即相当于保险公司要卖多少保单就要承担多少风险,投资一些资产也意味着要去承担对应投资风险。因此资本规划实际上是一个风险预算的过程,是对公司的业务、结构、收益等做整体规划的过程,这对保险公司来讲是非常核心的一个工作。如果保险公司只是笼统地去追求多少市场份额,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对公司经营目标、股东价值创造做精细化的管理,仍是比较粗放的阶段。

  他认为,资本规划应该成为保险公司从战略角度关注的一个核心工作,资本规划会决定公司的发展方向,包括产品结构、渠道策略、资产配置,甚至回报水平。因此,未来资本规划的工作会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核心。热门搜索为您推荐更多评论>